進入左轉等待區後看不到左轉信號燈。
  有單獨的非機動車放行信號燈。
  信號燈讓人看得眼花繚亂。
  南北向信號燈等待時間很長。
  這個路口要註意左轉綠燈。
  按規定進入左轉彎等待區後,司機傻眼了,眼前是白茫茫一片,根本就看不到左轉指示燈,最後只能強扭脖子從後擋風玻璃往外瞅。隨著汽車保有量的不斷增加,開車上路的市民也越來越多,關乎出行的信號燈也就成了一個“焦點”。一些市民在網上“吐槽”,稱南京的一些信號燈設計很不合理。長假期間,揚子晚報記者對這些路口一一進行了探訪。
  揚子晚報記者郭一鵬文/攝
  1 “傻眼型”:左轉等待區看不清紅綠燈
  地點:江東中路與奧體大街交界口
  江東中路與奧體大街交界口,從奧體大街由東往南方向進入江東中路,如果開到左轉等待區就傻眼了,這裡看不到綠燈,不知道何時該走,因為燈在你的後方。
  探訪:10月5日中午,揚子晚報記者駕車沿奧體大街東向西方向行駛,到了江東中路路口時,直行是綠燈,左轉車道上一輛車原本沒動,發現有左轉等待區後開始慢慢前行。記者駕車跟在後方發現,路口確實只有一組信號燈,一旦進入左轉等待區,根本就看不到信號燈的變化。事實也是如此,前車在左轉燈還沒變綠時就啟動了。
  其實,不僅僅是這一處信號燈,從黃山路北向東左轉進入江山大街,如果排在第一個進入左轉等待區,也無法看到左轉信號燈。究其原因,左轉等待區漆劃得太長了,超過了上面的信號燈。
  提醒:從目前的狀況看,如果駕車人從以上路口左轉,不要進入左轉彎等待區。針對這一情況,記者也已經反饋給了交管部門。其實,像江東中路與奧體大街交界口,馬路對面就有一組尚未啟用的信號燈,一旦正式啟用,就能夠觀察到左轉信號燈了。
  結論:左轉等候區形同虛設。
  2 “挖坑型”:右方綠燈其實不能通行
  地點:王府大街與石鼓路交界口
  在王府大街與石鼓路交界口,由北往南,停在第一個的車子容易誤闖紅燈,因為等很久突然右方亮起綠燈,其實是人行道綠燈,而非機動車。親身經歷過,開出線後突然眼前兩道閃光才恍然大悟。
  探訪:揚子晚報記者在王府大街石鼓路路口看到,南北向確實多了個非機動車單獨放行信號燈,有20秒,這個信號燈利用率很高,非機動車可以順利通過。該路口北向南放行機動車結束後,改為西向東放行機動車,再往後則是單獨的南北向非機動車放行。在現場,記者註意到,絕大多數的司機都有數,沒有誤闖紅燈。不過,一輛外地車起初沒註意,剛剛起步發現異常後,立刻又踩住了剎車。
  提醒:交管部門在接受採訪時表示,對於非機動車和行人流量比較大的路口,會進行此類設置,像中央路黑龍江路路口。所以,看到綠燈亮時,不一定代表可以走了,要註意觀察上面顯示的標誌,如果是非機動車的放行標誌,就要耐心等待一會了。
  結論:非機動車單獨放行確實需要。
  3 “繞暈型”:信號燈太多讓人搞不清
  地點:新莊立交橋下
  新莊立交橋下的路面紅綠燈,掛在空中的,豎在路邊的,各種方向指示混雜在一起,容易走錯路、誤闖紅燈。
  探訪:10月6日中午,揚子晚報記者讓一外地來的朋友駕車體驗新莊立交下的紅綠燈,按照要求,是從玄武大道前往火車站。行駛至新莊廣場時,等完信號燈,這位朋友直接選擇了右轉,這時再看,竟然是紅山路。新莊廣場不僅出口多,廣場上的信號燈也很多,有11個。記者朋友體驗時,因為分不清右轉和直行的信號燈,差點闖了紅燈。
  提醒:新莊環島共有6個路口,包括紅山路路口、玄武大道路口、火車站方向路口、崗子村方向路口、九華山隧道路口和玄武湖隧道路口。由於路口繁多,信號燈的數量自然也很多,不僅要考慮到機動車通行,還要考慮到非機動車和行人的通行,所以才形成現有的局面。執勤交警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,路口能同時看到兩個信號燈時,應當以正面面對的信號燈為準。
  結論:路口太多實在迫不得已。
  4 “漫長型”:等待時間有117秒
  地點:華僑路與管家橋路口
  華僑路與管家橋路口,紅綠燈成了裝飾品,每天有無數的市民闖紅燈過馬路,原因是信號燈時間太長了。
  探訪:10月6日下午,揚子晚報記者來到了華僑路與管家橋路口,南北向馬路不寬,來往的車輛也不多,車流主要集中在東西方向,即華僑路上。現場,記者註意到,南北向的信號燈等待時間確實很長,足有117秒,之後才是30秒的綠燈放行時間。
  提醒:執勤交警表示,從實際通行狀況來看,南北向的人車流不大,而且往西50米就有一條沒有信號燈的斑馬線,往東不到50米就是華僑路中山路路口。“100米的距離有3條南北向過街通道,還是很便利的。”執勤交警說,此外,華僑路管家橋路口是東西向交錯放行,這也是由華僑路(管家橋至中山路段)路面較短引發的,如果是同時放行,西向東方向的車輛就會從中山路路口排隊到管家橋路口,最終把路口堵死。
  結論:東西向和南北向須平衡。
  5 “錯亂型”:直行結束,不能左轉
  地點:集慶門大街與城西幹道路口
  從集慶門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到了城西幹道路口準備左轉彎,正好直行綠燈結束,油門一踩突然發現,左轉依然是紅燈,差點誤闖。實在有點錯亂,路口不都是先放直行,然後緊接著放左轉彎嗎?
  探訪:10月7日傍晚,記者來到城西幹道集慶門大街路口,此時,西向東方向是直行綠燈,放行結束後,西向北左轉確實沒變成綠燈,依然是紅燈。與此同時,南向北開始放行,直至南向西左轉結束後,才放行西向北左轉,22秒綠燈結束後,然後是東西向直行。也就是說,該路口的西向北左轉是先於西向東放行的。此外,記者還註意到,東向西的放行時間要比西向東放行的時間多出20秒,並不對稱。
  提醒:對於這樣的設置,執勤交警告訴記者,主要是考慮到城西幹道的通行。“城西幹道全部通車後,集慶路由東向南左轉上城西幹道的車子特別多。”交警說,為了疏導,他們也在信號燈設置上進行了優化,像西向東的放行時間較短,然後空出來時間,供東向南左轉,避免形成交叉。在這一前提下,西向北左轉也就和西向東直行分隔開來。對於這樣的路口,交警提醒駕車人要保持註意力集中。
  結論:利用信號燈變換緩解堵點。
  交警:道路變化,信號燈配時也隨著變
  “從市民的‘吐槽’來看,確實有些信號燈設計得不合理,像奧體大街江東中路路口的,進入左轉等待區後,就看不到左轉信號燈。”長期在路口執勤的一線交警告訴記者,像這種情況下,就暫時不要劃左轉等待區,等信號燈完善後再漆劃。不過,從總體來看,絕大部分信號燈的設置還是符合路面情況的,像王府大街的自行車單獨放行,在市中心,行人非機動車流量巨大的情況下,必須要有這樣的設置,給予行人和非機動車更多的保障。此外,這位交警也介紹,信號燈的配時以及放行先後關係發生變化很正常,畢竟道路情況也在不停地變化,雙方必須要契合。
  對於這番話,記者也有實際體驗。此前,曾有讀者反映水西門大街長虹路路口,東西向放行不對稱,西向東放行時間要長於東向西,還有就是水西門大街南湖路路口,先放行左轉然後再放直行,這讓他們有些不適應。記者昨天再次前往探訪時發現,信號燈設置已經發生了改變。水西門大街長虹路路口,東西向放行已保持一致,水西門大街南湖路路口恢復正常,先放行東向西,然後是東向南左轉。
  “水西門大街正在修路,為了確保通行順暢,東西向和南北向的信號燈配時肯定要進行調整。”交警說,再就是像道路的流量變化,以前沒車,現在車多了,信號燈也肯定會產生變化。“不管產生何種變化,只要駕車人保持註意力集中,多留意標誌標線,就能迅速適應。”交警說。
  如果大家在行車途中,發現身邊的信號燈設置不合理,也可以發郵件到yzwbrxb@163.com反映,揚子晚報將及時把你的意見反饋給交管部門。  (原標題:進入左轉彎等待區,看不到紅綠燈了)
創作者介紹

棉被套

mj43mjnh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